首页 > 商业 > 正文

日本乙女游戏集中转战switch,中国市场内游戏比玩家多?

2021-04-02 11:08:40来源:互联网  

自2018年起,日本乙女游戏厂商开始陆续从PSV转战NS平台,近两年,这一趋势正在肉眼可见的加速,在去年,几乎没有一款乙女游戏在PSV平台发售,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NS乙女游戏井喷。

今年更是如此,尽管距离年初才三个月,但NS平台乙女游戏的密集推新速度,让不少玩家直呼“游戏比玩家多”。

大厂的悉数下场,给日本乙女游戏PSV时代画上了句号。平台的变迁直观反映了日本乙女游戏厂商的焦虑,一方面,手游的成长势头对单机游戏市场产生了不小的冲击,另一方面,日本乙女游戏市场趋冷,游戏整体销量逐年大幅下滑。

基于此,NS平台寄托了厂商的希望,一方面,NS及NS lite相对其他主机设备定价低,对乙女游戏玩家友好,尤其是NS lite在轻便、低价的同时不失隐私性,与乙女游戏的产品特性十分契合,另一方面,NS面向更广阔的市场,潜在玩家规模大,有利于厂商开拓区域市场。

趋势之下,日本乙女游戏未来的发展状况有待持续观察。

大厂打头阵,主线是经典IP移植

从入场玩家来看,率先登陆NS平台的还是日本乙女游戏大厂,比如D3P、Otomate等。其中,布局劲头最大的无疑是以“流水线生产”出名的Otomate。

Otomate是日本游戏公司Idea Factory旗下的乙女游戏品牌,2008年以一部《薄樱鬼》在业界立足。如今,《薄樱鬼》已经成为涵盖动画、漫画、音乐剧、衍生品等泛娱乐领域的头部乙女游戏IP,而Otomate也在《薄樱鬼》之外,制作了《失忆症》、《绯色的碎片》等多部热门作品,逐步成为知名的日本乙女游戏“量产”公司。

在2018年,正值《薄樱鬼》发售十周年之际,Otomate宣布一大波乙女游戏将登陆NS平台,包含《薄樱鬼 真改 风华传》、《Code:Realize 彩虹的花束》、《Cendrillon PalikA》、《冷然之天秤 色彩缤纷抚子》等,一共12部作品,既有IP移植版和续作,也有诸如《LoverPretend》等新作。

根据目前所披露的信息,在预计于今年登陆NS平台的乙女游戏中,Otomate依然保持着“以量取胜”的水准,除此之外,光荣、HuneX、Rejet等厂商也有作品发售,这意味着日本乙女游戏行业完成了从PSV平台向NS平台的转型,PSV时代正式落幕。

从游戏内容来看,在近两年NS平台的乙女游戏中,经典IP内容占据大量的份额,比如光荣的《安琪莉可Luminarise》、《遥远时空中7》,Rejet的《剑为君舞for S》,Aromarie的《蝶の毒 華の鎖~大正艶恋異聞~》等。

其中,作为日本乙女游戏的开山之作,《安琪莉可》系列有着跨时代的影响力。此次的续作《安琪莉可 Luminarise》是新罗曼史25周年企划的纪念作品,由纱与イチ负责人设设计,还有小野友树、土屋神叶、七海广希、岛崎信长等知名声优献声参演。特别地,该作包含简体中文版,且与日文版同时发售。

实际上,之所以形成以IP移植版、IP续作为主线,再加上少量新作的市场现状,背后的动因并不难理解,可以从作品销量直观的看出,尽管市场上也有表现很好的新作出现,但支撑基本盘的还是沉淀已久的IP内容。

借NS平台破局?

如今,日本乙女游戏市场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游戏销量严重下滑,没有新爆款产品出现,市场逐年趋冷且迟迟不见起色,厂商们都十分焦虑。

外因主要是手游市场对单机游戏市场的冲击,尤其对规模有限的单机乙女游戏市场的影响更大,同时,日本乙女游戏的主阵地PSV于2019年3月宣布停产,部分乙女游戏种子玩家没有及时更换游戏机,造成玩家的自然流失。

内因主要是日本乙女游戏厂商相对固守的发展思路和生产模式,游戏产品相似度高,玩法大同小异,相比于手游“本体免费+内购”的商业模式,日本乙女游戏主流的买断制定价普遍偏高,对于试水玩家并不友好。

在此背景下,日本乙女游戏厂商不得不离开舒适区,从PSV向NS及NS lite转型,而平台的更替往往代表着新的市场机会。

一方面是NS可观的销量和成长性。根据任天堂财报,switch全球已售出7987万台,是任天堂第五大畅销游戏机,仅次于DS(1.52亿台)、Game Boy(1.187亿)、Wii(1.016亿台)和Game Boy Advance(8150万)。

另一方面是NS面向的是全球市场,有助于日本乙女游戏打开区域市场。诸如Idea Factory等日本乙女游戏厂商在北美等地都开设了分公司或办事处。

其中,中国市场的重要性逐渐显露。目前日本乙女游戏在中国市场有两条明显的路径。

一是基于NS平台的乙女游戏汉化版。

近两年不少NS日本乙女游戏推出了汉化版,比如去年Otomate旗下的乙女游戏《虔诚之花的晚钟 -Episodio1926-》和《幻奏咖啡厅-Enchante-》汉化版收获了不错的反响,也带动了一些原本因语言阻碍无法体验日本乙女游戏的国内玩家去尝试。

而今年上新的《蒸汽监狱》《奥林匹亚的晚宴》《安琪莉可Luminarise》等作品均支持中文。

二是与中国厂商合作,推出移植版手游,比如1001引进多款日本乙女游戏,比如B站代理《无法触碰的掌心》。

不过,日本乙女游戏的破局之路仍是困难重重,原因有很多,既包括整个乙女游戏市场自身体量有限,产品同质化明显,又因为日本乙女游戏厂商没有完全脱离舒适圈,仍遵循传统的模式和思路生产乙女游戏产品,由于区域市场的用户土壤有天然的差异,让正统的日本乙女游戏教育市场的能力十分受限。

结语

实际上,日本乙女游戏推出NS汉化版,尤其是简体中文版,是对国内女性向游戏市场的有力补充。

这是因为,日本乙女游戏整体的画面、剧情、人设和CV等方面特征鲜明,游戏体验与国内女性向游戏有着明显的不同。

具体来说,NS上的乙女游戏普遍是重剧情轻玩法,玩法通常是穿插在厚重的剧情之中,更多是起辅助体验作用,很大一部分作品甚至没有玩法,只有用于推进剧情的选项,比如Otomate旗下的《幻奏咖啡厅-Enchante-》等众多作品,都是依靠庞大的文本量让玩家代入体验,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看剧”。

相比之下,国内女性向游戏提高了玩法的权重,融入了卡牌等元素,让游戏整体的体验更为饱满,但同时也影响了剧情的连贯性。

因此,汉化版的出现,为一部分国内乙女游戏玩家解决了语言障碍的问题,让这些玩家有机会接触到正统的日本乙女游戏。

不过在现阶段,日本乙女游戏在中国面临着很大的阻碍。

在用户层面,国内很大一部分玩家是通过《恋与制作人》等本土游戏产品接触到乙女题材,由于游戏市场的底层逻辑不同,让这部分玩家去接触日本乙女游戏是存在接受壁垒的。

比如在付费方面,国内乙女游戏基本都是内购,玩家可以花很少的钱尝鲜,但日本乙女游戏是买断制,虽然汉化版普遍便宜,但也要至少花费300元才能体验一款游戏。

在市场层面,国内游戏大厂几乎都已经在女性向赛道有所布局,市面上已经有不少产品,主要是以自研为主,代理产品往往集中在平台型公司,比如B站、1001等。

整体来看,女性向游戏目前正在国内的规模还有待后续突破,在精品头部层面,仍比较稀缺。

相关阅读

热点
武侠